銀之扉

lo主: 岸
寫手, 此處改以置放同人為主, 繁體字使用,熱愛爬牆,沒固定牆頭
自封: 長宗我部家臣, 布列依斯的光騎士,

原本想做目錄但我懶了, 找CP找人請直接在主頁按tag

刀劍: 審宗, 長蜂為主
陰陽師: 荒目
其他全部看警告文頂警告

原創置放: http://taorin.lofter.com/

[彌賽亞 / 竹馬組] 海洋中的1和0

。竹馬組,OE

。有死靈術士

。視界混亂

。我預計後接寄葉Paro(待定)


櫻是孤獨的,他們深入敵陣,獨自地在異地為了曾經的祖國而戰鬥,盛開,凋零,即使留下果實也酸澀不已。

他們從來都是這樣的存在,只有一人例外。


悠里淮斗放棄了自己的形體,化為AI,與死靈術士融合,再以這種方式陪伴在白崎護的身邊。

像這樣能相互陪伴的生存方式,在淮斗和護這對彌賽亞之間已經持續了好幾個年頭。作為一個幾乎能永續的存在,淮斗從來沒有想過他們會分離,而這一天還來得如此突然。


子彈呼嘯的聲音掠過臨時身體的耳邊,在自己身後,原本正在突破包圍的護,發出了小小的悲鳴,從左胸緩緩地,開出了赤紅...

查看更多

我那終於有東西的質問箱
https://peing.net/ja/q/696b39eb-c528-4ab7-a93a-f3698d6eb322

質問箱 -> https://peing.net/ja/kishitaorin

[少年寄葉 / 34] Another Answer

。普通人類偶像paro下角色作為演員演了少年寄葉(複雜)

。不是rps

。地下交往中設定

。少年寄葉舞台劇劇透


舞台上的演出終於順利結束,而從排練開始便一直蔓延悲傷卻顯然並不會就此完結。

當經理人推開休息室的門時,眼前的光景亦正明確地在訴說著這樣的事實——22號把整個人像樹熊般地掛在了21號的身上,似乎是還在啜泣;9號拉著2號安靜地佔據了一個角落,氛圍肅穆得彷如即將以身殉道。

原本想抓人去慶功宴的經理人,看了看自動挽著自己手臂準備起行的6號,看了看室內那四個,再看了看似乎狀態還算普通的3號4號,終究還是忍不住嘆了口氣。


「3號和4號跟我走,其他人先回去吧。」

下...

查看更多

[即興演技サイオーガウマ / 涼村田宮] 第一百人

。即興演技サイオーガウマ Season 2同人

。角色設定以Ep.2 為準


『最後的戀愛』就此結束。

在那場牽涉生死的攻防戰結束之後,田宮終於迎來了相約自己到居酒屋的友人,與及她的朋友。

能與這個有著可愛笑容,穿著白色洋裝的女性相識,如果換作是平常的田宮,大概已經開始在心裡感謝神明了吧。

但現在充斥在他腦海裡的,依然是那亂七八糟的占卜結果,還有那同樣亂七八糟的紅衣殺手。

他們應該不會再遇,田宮打從心底希望他們可別再見。


生活回到日常兩週,就連田宮自己也開始覺得可以把事情封鎖到記憶裡一個不起眼的角落時,他卻竟然遭遇了綁架。

在一個晨間占卜是『會遇上意想不到的奇蹟』...

查看更多

定期宣傳沒有人需要的質問箱

https://peing.net/ja/kishitaorin

查看更多

[High & Low / RK] 日常

。RK為主 / 微量KK

。海量私設,或者說就是在交代私設


01. 

除了Rocky,沒有人知道Koo是從哪裡來的。

就連那些White Rascals還沒定名就加入,認識還不是執事的Koo的老員工,也只知道他是Rocky的左右手。

就算真的跑去問,也只會被當事人微笑著顧左右而言他,至於問唯一知情人,則是『去問當事人』這種無限循環。


「不滿足一下他們的好奇心嗎。」

白色的惡魔咬著棒棒糖,在第n次被詢問之後終於還是忍不住向正在觀察監控的那人提出意見。

「沒有那個必要,對我而言那也不是可以愉快談論的事。」

忠誠的執事回答時甚至沒有從屏...

查看更多

[彌賽亞] 之前沒發上來的段子s

大致上如下:

1. SS - 無題

2. 及穗 - 親吻

3. 穗波 / 萬夜 - 虔誠的信徒之吻

4. 驅魔Paro: 及穗 - 入夢

5. 驅魔Paro: 涼星 - 失態

原本想湊10再發但想想還是算了

=====================================

[SS] 無題

。讓澤夜醒腦的一個早安練筆
。轉生後收養梗,解釋起來很複雜所以不解釋

「Souk,你知道甜菜祭嗎?」...

查看更多

[假面騎士555 / 巧勇] 告白

。基本上是轉生設定 
。承接使命的世界觀 
。可能OOC,請無腦食用

噠噠噠噠噠噠噠。 
刪除時的鍵盤音效像是在嘲諷似的接連響起,這樣的一串聲音已經響起過不下五次,終於還是無法忍受的乾巧,憤憤地把鍵盤音關上,然後又繼續重覆打字,刪去,再打,再刪去,這樣的動作。 
不就是回覆個訊息,這種來回的動作已經重覆三年以上了,到底還要再猶豫甚麼。 
在最後一次刪去的動作之後,巧把電話直接扔到了床的一角,然後迅速地關上了燈,拉起被子蓋過了頭,假裝自己和電話再無瓜葛。

到底為甚麼...

查看更多

[幻影少年 / 焰翠] 17 不确定试探性的吻

1、髪 (思慕)


當焰緋如約地來到光之世界時,邀請他來的那個人卻是伏了在案前,似乎是正在淺睡之中。

在喊醒他和等待之間猶豫半晌,焰緋終於還是拉過了一旁的椅子坐到祀翠的對面,隨手拿起了一本似乎是已經被讀完的書,準備安靜地等待祀翠自行醒來。


他也好,祀翠也好,都有著無止盡的時間,再急的商議也不用急於一時。

才剛翻開那本似乎是和鍊金術有關的書,前方傳來的細微聲音又立即把焰緋的注意力從書上移走。

他所等待的人發出了幾個破碎的音節,卻只是把頭埋進手臂的更深處,絲毫沒有要轉醒的跡象。


幾縷翠綠髮絲從被枕著的手臂如藤蔓般往下垂墜,那和自己相對的、過於和平的色彩,彷彿帶有魔力般地,吸引...

查看更多

[High & Low / 尊<-雅] 花吐症

。High & Low,雨宮尊龍<-雨宮雅貴
。不是糖
。一句話廣Smo

從吐出第一片紫色花瓣的那刻開始,雨宮雅貴就已經看到了死神那模糊的身影。

他染上了花吐症,一種只消得到一個吻就可以痊癒的,幾乎像玩笑般的病症。
當這種病症漸漸被人所熟知,當症狀清晰地擺放到面前,沒有人會吝於賜下這救命的一吻。
雅貴也不是第一次面對花吐症,雖然上次得病的是他那個不可靠的弟弟——那時可是他第一次知道他那很受女性歡迎的弟弟竟然一直暗戀著無名街的老大至得病的地步。

不過他能有最好的結果,而自己則似乎是沒那麼好運。
明明就有好好地避開所有感染的可能性,沒想到卻終究還是因為事故而敗於心因。

雅貴把吐出的花瓣保存在玻璃樽之中...

查看更多

[彌賽亞] 角色扮演30題 (3)

[彌賽亞] 角色扮演30題 (3)

。角色扮演三十题    http://tieba.baidu.com/p/4295675035       

。角色及分組雜,混原作及AU(各題列明)

。題目作為發想,內容可能與題目關係不大

。有糖有刀有無法界定,自行感受

。排版問題,連接在這裡


全30題完結,開心

查看更多

[彌賽亞] 角色扮演30題 (2)

。角色扮演三十题    http://tieba.baidu.com/p/4295675035       

。角色及分組雜,混原作及AU(各題列明)

。題目作為發想,內容可能與題目關係不大

。有糖有刀有無法界定,自行感受

。排版問題,連接在這裡


EP最近好像在牆裡不怎麼穩定, 所以1-20我放石墨了

https://shimo.im/docs/Lbqp7e3G9lI4I0Q8/

查看更多

沒甚麼比這更讓人激動了(/_T)
可惜缺個古籠火

[彌賽亞] 角色扮演30題 (1-10)

。角色扮演三十题 http://tieba.baidu.com/p/4295675035

。角色及分組雜,混原作及AU(各題列明)

。題目作為發想,內容可能與題目關係不大

。有糖有刀有無法界定,自行感受

。因為排版問題所以扔連接 —> 這裡

查看更多

[假面騎士555 / 巧木] 使命

。假面騎士555,巧勇

。TV正篇為主,混合異形之花,詳細見下

。重生和轉生概念也是混合著


混用的設定

> 乾巧的死因:正篇是說的「小時候某次意外」,異形之花是「火災中拯救真理」,取後者

> 勇治的死因:正篇是車禍,三年後再醒來,但這裡取用異形之花的「被妒忌自己才能的友人(三輪信孝)殺害」


==========================


「沒有忘記,也許是為了能在今生彌補上輩子的遺憾。」

當電視傳來了這麼的一句台詞時,乾巧正在努力地與面前的拉麵戰鬥著。

他因此停下了呼呼個不停的動作,有點茫然地,陷入了思考當中。


當然這只是...

查看更多

[火有 / 廣Smo] 有栖川有栖和無名街的守護神

。演員引發的短暫靈魂交換一日遊,但火村有栖主要用小說設定 (中文版為準)

。火<->有,廣Smo,不拆不拉我只是想欺負有栖和廣斗(?)

。廣斗和Smoky私設舊識,時間線在尊龍失蹤之前……大概吧!

。Side 有栖川有栖我為了向想貼近有栖川而用了自己很陌生的寫法,可能就很差(雖然平常也不好),請注意 

。可能存在理解或文字運用制限,或因其他理由而出現的OOC

。總之,感謝澤夜和我開腦洞(雖然好多東西沒用上)

一切OK的話走外連(純清水只是直貼的話排版麻煩)

https://episode.cc/read/kishitaorin/my.190222.234517

查看更多

[彌賽亞 / 三栖周] 香檳色

。彌賽亞,三栖周

。是個情人節賀


今天是情人節。

從家裡回到公司的沿途佈置,女同事在派送義理巧克力時無意中也被遞到自己手上的甜食,辦公桌上突然冒出的彩色鮮花,每一樣每一樣都在提醒著今天並不是一個普通的工作天。


可是,那又怎樣。

把收到的禮物隨意堆放到一角,周康哉扶了扶眼鏡,打開了在面前排列開的資料,一如每一個平日般地開始了工作。


從那天開始,這種過於甜膩的日子就注定再也和自己無緣。


在不經意的抬頭之間,咖啡色的毛絨小熊撞進眼裡。

還有錢可以亂花用時,兩個人都還沒把對方當一回事;到確認了彼此的地位了,別說過節,連過活都要省吃儉用。再後來……也就沒有後來了。...

查看更多

[彌賽亞 / 涼星]

。涼星

。某一個平行世界

。半小時練習作


間宮一直有一個習慣,在需要集中在聽力時,他就會把蓋過耳朵的頭髮撥到耳後。

這像是一個儀式一般的動作,大概是每個比較親近的人都會留意到吧。


有賀涼看著眼前坐在沙發上看書的間宮星廉,突然地,就很想要試試做一件事。

他伸出了手,把間宮那一撮其實應該會妨礙閱讀的頭髮別到他的耳後。

在間宮疑惑的視線當中,有賀在輕輕地摩挲著手中小巧的耳垂,同時亦慢慢地拉近了彼此之間的距離。


「有賀?」

接近到像是要親吻上去的距離,也不知道自己的心跳聲是不是有傳達給對方,有賀在稍稍的停頓之後,於那已經漸漸地變紅的耳側留下低低的一句『我愛你』。...


查看更多
©銀之扉
Powered by LOFTER